以前开车养家 现在开公司养大家(图)

企业董事长雷波:政府支持下的创业环境让我有了今天的成绩

口述人物

雷波,38岁,某公司董事长。

微胖的身材,微笑的眼睛,很难想象他曾经当过驾驶员、干过搬运工、开过夜宵店。雷波说:“如果不是政府的支持,如果没有一个轻松和谐的创业环境,我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。”

当驾驶员工资最低150元

我叫雷波,今年38岁,宜宾市翠屏区金坪镇人。

1992年我参加工作,在宜宾市江北金坪供电所当驾驶员,那时最低的工资是150元。

1996年,我又调到宜宾电业局当驾驶员,每天从金坪坐车到宜宾需要1个小时,下车后走路到单位需要20分钟,因此每天早上必须6点起床。

工作虽然不辛苦,但我觉得发展

前景并不大。那时候,国家正大规模实施农网改造,各地电线杆的需求也越来越大,我看到了其中的商机。

2002年,我花了所有积蓄,买了三辆货车从事电线杆的运输。为了省钱,我请了两个驾驶员,自己开一辆车,亲自去扛电杆。

最累的事就是搬运电线杆,电线杆是圆的,中间是空心的,需要五六个工人同时搬,两个工人在车上,两个工人牵绳子,两个工人用钢筋穿过电线杆,再从车上沿着绳子滚下来。一辆车一般能装30根电杆,稍不注意,电杆就会从车上滚下来,这时必须踩在

电杆上面跑,不然会被压倒。

开夜宵店凌晨3点去买菜

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进步,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,解决了温饱问题,不少人喜欢在娱乐后去吃夜宵,我转向开了个夜宵店。那时的宜宾,滨江路的夜宵店也只有10来家。

每天凌晨2点,夜宵店关门后,我就和员工一起打扫卫生。凌晨3点,再登着三轮车去西郊菜市场买菜,凌晨5点才能睡一会。

有一次,因为菜上得太慢,客人扔了东西掀了桌子,但我们做的是服务行业,这些气,只有受了。

市场的竞争越发激烈,我把夜宵店转让后,便开始做煤炭买卖。因为没有自己的公司作为煤炭买卖的平台,也没有经验,刚开始亏了不少。

为了买到好煤,我常一个人租车到云南镇雄等地,看好煤源以后,再返回宜宾,叫上货车跟着去拉煤。

云南镇雄的天气和宜宾差别很大,晚上很冷。有一次晚上去拉煤,天气很冷,车上只有一床被子,师傅第二天还要开车,所以只能让他盖被子睡个好觉。因为

太冷,我就下车在煤坝里面跑,风很大,刮在脸上跟刀割一样。跑热了再上车睡,刚睡一会又被冷醒了,接着再下车跑。

成立公司员工达到近百人

2008年,我用了10多万元收购了一家公司。能够开这家公司,是我之前想都没想过的,也多亏了国家的帮扶政策,因为资金短缺,通过银行融资,公司才得以坚持。

公司成立后,逐步扩大业务领域,目前,公司业务涉及矿业经营、多种工业气体生产与销售,港口码头装卸仓储、融资担保等,员工近百人。

为了扩大公司规模,我去年投资建设了一家乙炔厂,乙炔是高危品,国家对各方面的要求都非常严格。多亏南溪区政府、罗龙工业园区领导的帮助,如果没有政策的支持,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建成的。

目前,公司还处在创业阶段,接下来,我希望能将公司集团化打造,带动更多人就业、致富。

华西都市报记者刘丹摄影

(本文来源:四川在线-华西都市报 )